Artemis

这就叫做,尘埃落定。


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Y|L

【狗蛋】一半死水。

简自豪x尹景燮。

国际三禁。ooc我的。

狗血预警。狗明舅蛋出没。四角预警。三观极歪。

高产fo主谢谢。

——

1.

简自豪开门进屋的时候,尹景燮不在。

在上海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买房子是不现实的,这个高层是两个人一起租的,交了一年的订金,勉强能称之为是家。

魄罗玩具正好好的摆放在他的奖杯旁边。右边放着薇恩和娜美手办。桌子上放着他们的合照。只是两人都不常来,难免落了些灰尘。

简自豪脱下外衣挂好,刚要坐下就听见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尹景燮提着东西走了进来。

无非是些瓜果蔬菜。在一起以后的日子总归过的平淡了不少。

简自豪自然的伸手去接,尹景燮刚把手伸出去,一抬头便看见简自豪颈侧一排整齐的牙印。

鲜活而饱满。

他不是十几岁的孩子,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那是什么。

咚的一声。

那些食物还未到简自豪手里就落地,苹果一个个滚落出来,更惨的是那些草莓,汁水将地板染红了一片。

简自豪惊的低声骂了一句,随后关切的看着他,

“蛋蛋,你怎么了?”

尹景燮摇了摇头,蹲下身子捡起那些苹果,却被草莓糊了满手。

“跟我在一起是不是特别没意思?”

简自豪去拿打扫工具,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他,却被他盯的别过头去。

“什么有意思没意思的,别瞎想。”

那草莓是昨天打完比赛,简自豪发消息跟他说想吃,现在却被扔进垃圾桶里。尹景燮提着东西去做饭。

简自豪还有很久的直播要补,并没有被这小插曲影响了心情。

尹景燮知道那齿印的来源是谁。

他见过那小孩很多次,是简自豪的现任辅助,跟兮夜是同乡。

史森明。

他是个人如其名的小孩,活泼开朗,总是带着笑意,清净又澄澈,让人没法讨厌。

就像尹景燮刚刚遇到简自豪一样,总是对他充满崇拜,一眼望着他,就把自己搭了进去。所以现在尹景燮甚至也没法去责怪史森明。

“观众朋友们,来看这个vn他……”

简自豪的声音远远传来,尹景燮把腌好的鱼倒进锅里。

简自豪是爱他的。否则他什么也不会拥有。至少在一些人眼里看来,他们是如此恩爱。

尽管平静的湖水下面暗流汹涌。

他将鱼盛出来,走过去敲了敲门板,简自豪看见他立刻笑了笑,

“下播了下播了朋友们吃饭去了。”

说完摘下耳机,不顾弹幕一片哀嚎,关掉了直播。

简自豪延承了rng的bb机传统,吃饭也没能阻止他的言语轰炸,尹景燮平时乐意听他一个人说话,偶尔才附和几句,今天心里有事,话也越发少了。

吃饱的ad满足的瘫在床上玩手机,尹景燮收拾完东西也在他身边躺下。辅助使坏的伸出手去戳他的肚子,简自豪经不住痒哈哈的笑起来,然后把尹景燮制住。

随后尹景燮在他脖颈上舔了一下。

简自豪怔了一秒。尹景燮向来不热衷于这事,主动的时候也是少之又少。但ad的反应极快,一只手已经摸上了辅助的腰际,随后低下头。

是一个绵长的吻。

在夜色里只能听见喘息声和小小的啜泣声。

直到两个人双双攀上顶点,尹景燮听见他的心跳声。

“小狗。”

“嗯?”

“我很爱你。”

“我也是。”

尹景燮无声的笑了笑,沉沉睡去。


2.

年前的最后两场比赛都输掉了。

尹景燮看不得队伍里的小孩们死气沉沉,自作主张在基地里带他们吃火锅。

简自豪年前休息没有上场,陪他的时间多了不少,现在也早就回了宜昌老家。

他们两家队伍的处境颇有些相似,从世界赛回来成绩一直不上不下,rng更是四连败才结束。

大家一起围在桌子前面,向人杰照例开始带大家喝酒,尹景燮想反正明天也没什么事,也就跟他们一起闹了起来。

他在饭桌上跟简自豪发微信,

“吃饭了吗。”

“吃了,你明天就走吗?”

“明天走。”

“早几天回来,我想你呢。”

“好。”

他放下手机,把被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陈圣俊本就不擅长喝酒却喝了不少酒,苏汉伟更是小孩一样一杯就醉,脑袋歪歪的靠在向人杰身上,向人杰嘴上骂骂咧咧却还是由着他去。连被女友管的很严的柯昌宇也满脸通红。

大家都有一股气忍着,一顿酒喝的都有些发泄的意味。

“我,我也不想打成那样。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

陈圣俊的脑袋埋在他颈窝里,嘴上乱七八糟的说着话。

尹景燮揉了揉他一头金发,看他有些喝多,把他胳膊架在肩膀上准备把他带回屋子里。

尹景燮正想让他躺下,却感觉衣服湿了一小片。

他扳起陈圣俊的脸去看他的表情。

少年倔强的抿着嘴,好看的脸上落了几滴眼泪,

“在哥心里我是不是也很烂。”

“圣俊啊,不……”

尹景燮的后半句没能说出口。

陈圣俊吻了他。

他看着少年红红的眼角,陈圣俊生的极好,俊美的容颜颇有些蛊惑人心的魔力。

但他心里一片清明,只是他莫名想起简自豪颈侧的牙印。于是他揽着陈圣俊的后背,加深了这个意义不明的吻。

他摸着少年光洁的背,在他身上留下痕迹。拨开他碍眼的头发去亲吻他的眼角。

陈圣俊在他耳边一声声唤他的名字。

윤경섭。

生活是一潭死水。

简自豪伸手去碰,他索性就陪。

他们折腾完大家都要已经回了房间,大约都喝的差不多,没人发现他们做了什么,尹景燮洗过澡躺回自己床上,手机里简自豪发来妹妹的照片,

“怎么我也觉得她越长越像你了?”

尹景燮点开照片以后轻笑了一声,随后关掉手机转身睡觉。

明天下午要回韩国,需要养足精神。


3.

尹景燮跟简自豪在一起的事,圈子里知情人不多,并非两人有意去瞒,只是这事接受程度到底太低,简自豪的关注度又太高。

尹景燮先给父母摊了牌的。

他母亲性格与他颇为相似,同他气了几天也就放任他了,倒是他父亲几乎要动手打他。

他那天跪在那里的时候心想,简自豪会不会被他爸打断了腿。

到底是自己养大的孩子。他看似性情温顺,实则倔强的要死,认准了一件事就要走到底。

“你不要后悔。”

尹景燮的父亲在那天那样说。

简自豪先他一天回上海,所以他从机场出来的时候,简自豪早就在这等他了。

简自豪把手里的星巴克递给他,然后帮他拖着行李。他很在后面咬着吸管,脸上还带着疲惫。

两个人还没走出机场就被粉丝认了出来。于是乖乖的签名,合影。

当天下午简自豪就在超话里看见了合影。

“偶遇我狗和zero,woc你们看他俩是不是特像老夫老妻啊?”

简自豪嘴角扬起,献宝一样的把照片递给尹景燮看。

“老夫老妻了解一下?”

尹景燮正研究新买的扫地机器人怎么用,连个眼神都没分给他。

直到简自豪掏出个房产证,上面清楚的写着他们两个的名字,尹景燮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这房子以后就是咱俩的啦。以后你得跟我过一辈子了。”

狂小狗不安的摸了摸鼻子,虽然他早已胸有成竹,但做出这种告白还是让他有点不好意思。

“那带我环游世界吗?”

“那当然了。狗爷无所不能~”

尹景燮推了推眼镜,看着房产证上两人并排的名字,突然笑了起来,简自豪看着他笑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爸爸,我才没有后悔。”

当天晚上他们两个请队员吃饭,闹闹吵吵的十几个人挤在他们家里,史森明目光看向他时明显的躲闪,他坦荡的迎上去表示对他的喜爱。

“卧槽蛋总做饭太好吃了吧,狗爷捡到宝了。都是辅助你看看你史森明,一天就知道吃吃吃。”

rng的骚话大队永远少不了李元浩,吃也堵不住他的嘴,史森明难得的没有反驳,低下头扒饭,严君泽给他碗里夹满了肉。

陈圣俊早早的吃完下了桌,跟ben在沙发上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其实没有那些其他的。只有他们而已。

史森明某天夜里发烧,电话传到简自豪手机上,尹景燮听见简自豪低低的声音,

“小明,zero睡了,你找一下其他人吧。”

他翻了个身,简自豪就立刻切断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陈圣俊充满歉意,他却平静的拒绝了他的道歉并且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陈圣俊和史森明都是好孩子,喜欢他们的大有人在,但绝不是简自豪和他。

他们早已坚定。

生活是一潭死水,偶尔也会泛起波澜。

但那不过是锦上添花,好别那么无趣。

日子是他们的。


—fin.—



1.有个小小的bug。应该是蛋蛋大舅子ben住一起。
2.谁都不是小三。

评论(7)

热度(16)

  1. 政治考研Artemi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