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emis

这就叫做,尘埃落定。


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Y|L

【狗蛋】木已成舟

RNG.UZI. x WE.ZERO.简自豪x尹景燮.

国际三禁.非现实向.重度ooc预警.狗血预警.

答应q爹的不是这篇啊!

一些前提。

有些人会有异能觉醒,能力各有不同,觉醒异能的人可以选择拍档,并与之建立精神联系。建立联系后双方会有一些微妙的感应。

以上。





“我随时都可以死,那就是我的未来。”①






1.“诸神不是万能的,而谎言无所不能。”②


简自豪的箭矢所剩不多了。更糟糕的是在被追击的过程中,他的右手臂受了伤。

面前还有两名棘手的敌人,正寻找着他的踪迹。他紧紧的挨着一棵树,努力的调整着呼吸。

实际上与那些猎手不同的是,他并不是一位擅长近战的刺客。当然,他也和凯特琳那种执法官不一样。

他和他的拍档真正的行走在夜里,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他把箭矢装进圣银巨弩里,机括传来的咔嚓声迅速吸引了敌人的注意。

他灵巧的向右翻滚,箭矢飞出,在寂静的夜里传来一声闷响,简自豪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未处理的手臂让空气里都飘荡着铁锈味。

对方的子弹几乎是贴着他的小腿划过,脚步声也离他越来越近。

简自豪低头,再次装上箭矢,他与拍档的精神联系正在一点一点的减弱。

这是那人濒死的象征。

他举起巨弩,在枪声再次响起之前击毙了最后一个敌人。

草草的裹了一下手臂,简自豪便走出去收回自己的弩箭。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角,再次踏上回基地的路。

收回弩箭时他已经看到那些人的R字纹身。他身上也有一个。

大陆的情况实际上相当混乱,表面上看起来是一片祥和,实则背后暗流涌动,各色组织参杂其中,地下的猎手也一样,简自豪自然是给皇族卖命的。

他的拍档却不是。

尹景燮隶属于we,甚至也不属于猎手,准确来说,是名医生。

作为皇族的王牌猎手之一,选择其他阵营的人作为拍档一开始当然是不被接受的,队里同样拥有有出色的拍档人选,但无奈简自豪十分坚持,分配给他的任务又都完成的滴水不漏,老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久而久之,简自豪也就没那么注意这件事了。

这次任务被指派时简自豪自然认为很简单,干掉某个小城邦的首领,在上个任务里尹景燮受了点伤,简自豪就自作主张的接下任务独自前来。

现在看来,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阴谋。

他不知道皇族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但是。

尹景燮绝不可以死。

如果尹景燮死了。

简自豪无法想象那一幕的发生,那样的念头冒出来一点就足以将他撕裂。

寂静的夜,越发漫长。


2.“神说,要有光。”③


脊背上的刀伤深可见骨,肚腹处的鲜血不断的涌出。疼痛感席卷了简自豪的每个神经。

虽然从做这行时他就已经料想到这一天的到来,然而当死亡真正降临到头上时,没人真的想离开。

他的双眼已经坚持不住快要阖上。

“原来死亡是这种滋味。”

浓郁的水元素包围了他。他的身体变得舒服起来,在一片朦胧里他看见了一双眯在一起的眼睛。竟然没有下地狱啊,简自豪心想。随后他便彻底丧失了意识。

“他是谁啊?”

“我救回来的。”

“你疯了?被发现乱救人你要受刑罚的。”

“东贤,替我保密吧。”

简自豪意识恢复以后,就听到了这样一段对话。他没有睁开眼睛,一双手摸向他的额头,

“还没有醒…怎么还……”

简自豪左手迅速握住来人的手腕,狠狠的翻身,将他压在身下,右手毫不犹豫的抓向他的脖子。

“你是谁?”

“咳咳咳,我,医生,我是医生。”

“为什么救我?”

“你的伤,很重。”

“这是哪里?”

“咳咳咳。”

“快说。”

“we。”

听到这个名字简自豪本来放下的疑心又迅速升了起来。

“你知道我是谁?”

“uzi。”

简自豪的神色复杂起来,这人的脸色因为呼吸不畅已经开始发红,如果是以往,这样知道他身份还把他带来其他阵营的人,自然不能留,可毕竟,是救了他的命。

狠了狠心,简自豪松了手。然后他就感受到自己的精神也随之一松。

他突然发现,他和眼前人之间似乎有一种微妙的感应。

“你对我做了什么?”

尹景燮咳嗽了几声才闷闷的说道,

“救你的时候你伤的太重,如果不这样做你就活不下来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们建立了精神联系。”

“你说什么?”

“建立了精神联系的两个人生命力会共享,你放心,如果有一天我快死了,我就主动切断联系,不会拖累你的。”

简自豪清楚地感受到了这个人的小心翼翼。

尽管他说的云淡风轻,什么生命力共享,根本就是以命养命。

他知道自己当时伤的有多重,而现在他的身体几乎没有任何不适感。

大陆上一般只有情侣才会选择精神联系这种方式。

“谢谢。”

“要不然,现在就把联系取消吧。”

“不用了。”

主动取消联系的那个人是会受到反噬的,不仅对生命力有所损伤,还会伤害异能,简自豪是知道的。

“我要回去了。”

“好,那你小心。”

简自豪转身便走,但却感受到了一丝不舍。

这种情绪并不是来自于他的,他回头深深的看了尹景燮一眼,

“你叫什么?”

“我?尹景燮!”


3.“上善若水。”④


简自豪在路上已经逐渐冷静下来。尹景燮与他的联系虽然微弱却绝没有到断绝的程度。

那是他跟尹景燮的初次相见。

在那之后他常常觉得有些奇妙。

他感受到来自自己之外的情绪,除了偶尔会低落一下,其他时间段几乎都是昂扬向上的。

他不知道尹景燮为什么每天有那么多开心事。

直到皇族为他指派任务。

这是个大任务。皇族和we难得的合作。找上他的时候他正处于悠闲的假期,被紧急召回的时候他多多少少有些烦躁。

we也是有备而来,合作的对象都是鼎鼎大名,兮夜,957。唯独医生这一栏填了个他没见过的名字,zero。

简自豪多少有些不太明白这样的任务里怎么会派一个新人,但还是默认了这个安排。

他跟mlxg一起加入了这个临时组建的小队。

与此同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欣喜在他心中蔓延开来。

很快他就找到了欣喜的源头。

尹景燮正跟兮夜有说有笑的交谈,一双眼眯在一起几乎看不见,在看到他进来以后并没有让人发现他们认识,只是简自豪感到的欣喜更加强烈了。

莫名的,简自豪也笑了笑。

作为一只精英队伍,他们很快找到了敌人,简自豪倚靠在一棵树边冷静的瞄准,弩箭每次射出都会收到成效,然后他就会换一个位置。

这样的场合是不需要尹景燮的,所以他呆在一棵不起眼的树上。

在收掉一个人头之后,简自豪的皮肤战栗了起来,身体的反应很诚实,是前所未有的危险来临。

他迅速的换了位置,手中的弩箭迟迟没有射出。

然而下一秒就有温热的液体溅射在他脸上。

简自豪飞快的转身对着快要隐去的身影射出一箭。

尹景燮用水元素结成的盾不堪一击,对方的刀子越过水盾笔直的插进了他的肩头。

简自豪感到自己的右肩膀也传来隐晦的痛感。但如果没人替他挡住,这一刀会插进他的心口要了他的命。

非常熟悉的手法。上一次他也是被这个人所伤。

巧合的是,上一次他也是被这个人所救。

“你怎么样?”

“不要担心不要担心。”

水元素在他的伤口处流动着,让他的伤口暂时停止了出血。

这人似乎没有一点手伤的觉悟,反而还一如既往的笑着,似乎为简自豪表现出的担心而沾沾自喜。

“其实你不用这样做的。”

简自豪笨拙的给他包扎了一下,队友们似乎已经解决了战斗,纷纷敢来他们身边。

简自豪右肩上的痛感微微减轻了一点,第一次的,他觉得有这种精神联系也不错。

距离那次任务过去已经两年。

他跟尹景燮的关系早已变成恋人。

简自豪想他是完全没法拒绝的。

那些爱恋和温柔就像水一样流进他的心里。

而他不过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罢了。

何德何能。

所以求仁得仁。

4.“诸神以真相示人,人们却视而不见。”


出乎意料的,简自豪会基地的路上竟意外的安全。

他看着尽在咫尺的皇族基地,却没有想好该如何进入。

叮咚。

与基地特有的通讯装置响了起来。

“你进来吧。”

简自豪扫了一眼,将弩箭装好,走了进去。

firefox同往常一样坐在一张椅子上,在看到他的到来的时候,神色也没有任何变化。

“zero呢?”

“你想不想听个故事?”

“如果你不怕我的弩箭出手的话。”

firefox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仍然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为什么明明是地下组织,我们却要叫皇族呢。实际上我们的确是皇室的一部分。明面上大家都要看起来和谐,于是才有了我们的出现。”

“一开始只是给皇室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后来却越来越脱离。或许在你的记忆里你是个孤儿,从小到大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加入皇族以后更是见不得光。”

“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会用有这么强大的异能?”

“普通人家的孩子甚至无法觉醒异能。而你却表现出了强大的异能。圣银本来就不属于平民。”

他的目光转向简自豪,后者看向他的眼神已经变得迷茫。

“你进去吧。”

firefox显然不想为他解决疑惑,手指向左边的一道门。

简自豪有太多不解,可尹景燮和他的联系已经变得越来越淡。他不得不先转身找人。

他推开门以后,看见了尹景燮。

他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看见简自豪出现以后扬了扬嘴角。

“你来了。”

简自豪几乎是飞过去,抱住了他。

“你怎么了?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为什么不救自己?”

尹景燮又是一阵咳嗽,才勉强开口,

“我,我没有水元素了,我没事。”

鲜血已经从他嘴角流了出来。

简自豪伸手去抹,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怎么了啊,到底怎么了?怎么了!”

简自豪几乎是咆哮着问出这句话的。

尹景燮握住了他的手。

“我很开心,我知道这一天会来。就是…”

他努力的不让鲜血流出,

“我们说好,三十岁以后去东边看看,可惜,没…”

他的话没能说完。

简自豪脑中闪过啪嗒一声。他们的精神联系断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还紧紧的攥着他的手。

“这是他的宿命。”

简自豪看向突然出现的人,

“我的异能是预言,虽然这玩意多少损害我的身体,但预言基本准确。”

史森明有些懒散的倚在墙边。

“他的注定要为你而死。”

简自豪终于想起尹景燮对他说过许多次,

“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即便是付出我的性命。”

原来都是真的。

“你大概也猜到了吧?你是老板的孩子,但你身上的黑暗异能觉醒的方式不正当,三十岁之前你是注定要死的,除非有人为你中和。”

“其实他们的第一人选是我,预言这个天赋属于光系,但偏偏你和他已经建立了精神联系,他早就知道他要为你而死了。”

史森明漫不经心的解释着。

简自豪一声不吭,半晌才问道,

“为什么一定要留我。”

“本来是要放弃你的,但没想到找到了帮你中和的人,中和之后你的异能会异常强大,所以老板把你指定为接班人了。”

“哈,是吗。”

简自豪的声音里带着沙哑,将怀里的躯体抱的更紧了。

他依然笑着,仿佛只是陷入了沉睡。

简自豪接受了水元素。

那股熟悉的能量倾斜进他身体的时候,仿佛尹景燮还在身边。

在他们的屋子里。

他静静的抚摸着尹景燮的照片。

“等我解决了这些事情,我们就去东边看看吧。”

他眼里的光,暗了。

所有的黑暗都将被解开。

我会让他们死的很痛快。

=fin=

①来自《未来日记》

②来自烟雨江南《亵渎》

③来自《圣经》

④来自《道德经》

⑤来自烟雨江南《亵渎》

其实没怎么写好,疯狂洒狗血了。

评论(1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