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emis

这就叫做,尘埃落定。


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Y|L

【狗蛋】 不负 (上)

RNG.UZI. X WE.ZERO.
简自豪x尹景燮.

国际三禁.爱他们真的很好.
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文笔不行.时间线有错乱.写的任性了些.

先说个对不起,答应的一万字没办法一下子完成,就打算上中下了(?。

请多多支持他们。请继续相信他们。

全明星请多多支持图图,鞠躬。

*

尹景燮扫了一眼右下角,电脑上数字精确地显示着,02:45。他揉了揉发酸的脖颈,关掉游戏界面,拖鞋打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在夜色里如此明显,偌大的训练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在门口关掉灯,一切都静了下来。

突然间的黑暗让他颇有些不适应,忍不住眯了眯眼睛,又掏出手机给自己照明,一步一步走进寝室里,推开门时,屋子里仍有光亮,倒不是什么人给他留了灯,仅仅是因为他的室友怕黑而已。

尹景燮看着简自豪床头摆着的小夜灯,下面还带着一只小狗的卡通logo,大概是哪个粉丝送的。借由这一点暖橘色的灯光,他静静地看着简自豪。

一点点细碎的刘海搭在额头上,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动,嘴巴微微张着,看着乖巧得很,不过是十七岁的少年。尹景燮忍不住抬手戳戳他的屁屁脸,指腹按在少年柔软的脸上,浅浅的凹陷了下去,一片寂静里只听见尹景燮小声嘟囔着,

“凶什么。”

尹景燮想起晚上的训练赛,因为娜美的水泡没能泡起对面,让简自豪失去了一次三杀的机会,简自豪几乎是立刻扭过头叽哩哇啦的冲他说了一大串中文,尹景燮即使听不明白也知道肯定是在骂他。每当这种时候他就只能笑笑。

他知道自己做得不好。

或者说,比起那个他听过无数次的名字,做的不好。

尹景燮以前是打中单的,一个人走一条线,不知道怎么走双人路,更不知道怎么能做好一个辅助。自从来到皇族以后,他看过太多他们以前比赛的录像,尽管这只shr和ryl相比除了adc其他位置的人员都已经发生了改变。

他承认uzi很强,而tabe也一样,安妮,琴女,他的开团和大局观,对uzi的保护,都值得他这个半路出家的辅助去学习。他来这里的第一天,教练就指着简自豪对他说过一句话,

“只要你能保住他,你就能留下。”

尹景燮想,辅助本来就是应该保护ad的,这是很自然的,后来才渐渐发现,坐在他旁边的ad有多么的狂。而自己,压根跟不上狂小狗输出的步伐。

他缓缓的收回手,替简自豪把被子向上扯了扯,熟睡的人并没有醒过来,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uzi。”

“你好烦啊”

他忍住心里的波澜万丈,轻轻叹了口气。

他曾经为乐芙兰的魔影迷踪深深着迷,而现在他沉醉于暗夜猎手射出的每一只圣银箭弩,并且用碧波之牢困住每一个试图伤害他adc的人。

尹景燮脱下拖鞋躺倒在自己的床上,满意的闭上眼睛。

他的adc啊。

很久以后尹景燮忘了许多在皇族的细节,却始终没有忘怀这一夜。暖橘色的小灯,熟睡的少年,而他怀着满满的期许和信任望着他。

期许着他们的未来,信任着比他还要小三岁的少年。

灯光闪烁之下,简自豪摘下了耳机,跟着雷文去和对手握手,走过去时,雷文在他耳边问,

“你和zero怎么了?”

“没事。”

狂小狗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回头看跟在他身后的辅助。

莫名其妙。

不过是训练的时候配合没打好,他忍不住多说了几句,按以前说zero一般都不会和他计较,第二天就没事,这次却一反常态的沉默,三天来他们几乎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简自豪憋屈的很,可尹景燮老是那副模样又让他找不到发作的缘由。像一颗滋滋作响的糖跌进冷水里,使不上力气。

简自豪握住余家俊的手,微微弯腰,错身而过,尹景燮跟在他身后,一点声音也无。像阵雾一样,虚无缥缈。

回基地的车里他和雷文江南坐在一起,崔仁石自然和尹景燮坐在一起,他们三个吵吵闹闹,而另外两个却安安静静,简自豪目光瞟过去,尹景燮似乎累了,头靠在车窗上,车子颠簸,他的头也动来动去睡不安稳,崔仁石看尹景燮不舒服,扳过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

简自豪握了握拳,提高了音量和雷文说起话来。崔仁石的目光越过雷文看过来,简自豪不躲不避。

说到底人都喜欢恃宠而骄,简自豪更是被宠惯了。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他落在最后去拉尹景燮,尹景燮似乎还没彻底醒过来,眯着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他,

“双排。”

尹景燮点点头,由着简自豪把他扯进基地里,简自豪点过外卖就来到电脑前点了vn,尹景燮把画面留在乐芙兰,简自豪却直接帮他按了娜美。

尹景燮看了看他,没言语。

等待游戏画面进入的时候,简自豪看见尹景燮的手。那是一双与他的手完全不一样的手。

手指纤长,骨骼清细,指节微微弯曲扣在漆黑的键盘之上。

简自豪在那晚做了梦。

梦里有一双手,时而叩击键盘,时而在他面前挥来挥去,而最后他看见那双手因为用力抓着床单而泛白,那手指深深陷入床单里,一下一下的扯动着,他看清那双手的主人。

是尹景燮。


入了秋。

从机场向家里赶回时,简自豪隔着车窗看见道路两旁的落叶铺了满地。简淑君在副驾驶坐着,透过后视镜看他表情。

“你真要跟父母说?”

“嗯。”

“我看你是真疯了。”

简自豪目光沉沉的落在那一片片飘落的叶子上。尹景燮从韩国跑到中国来,也像这叶子一样飘零,不落在他身上,又能停到哪去。

简淑君只得叹了口气,一路上相对无话。

踏进家门的那一刻简自豪已经做好了准备,尽管如此胸腔中咚咚跳动的心脏还是将他震的头脑放空。

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许多精致的菜,他眼光一扫就看到自己最喜欢吃的红烧排骨,他扔下行李坐到简淑君旁边。母亲夹起一块排骨放进他碗里,父母亲戚拉着他问东问西,他嗯嗯啊啊的应付着,然后夹起那块排骨,却第一次觉得难以下咽。

“妈,我…”

简淑君用手肘拐他,丢过一个凌厉的眼神让他不要开口。母亲丢来询问的眼神,简自豪垂下头,一语不发。

来看他的人一一散去,他和父母坐在一起看电视,母亲看他一眼便开口,

“刚才想说什么?”

“…没什么。”

“你是我儿子我还不了解你?你啊,有什么情绪都表现在脸上,说吧。”

“我…”

简自豪深吸一口气,家人的眼光都聚焦在他的身上,简淑君别过头去,不想看他。

“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简自豪说完竟觉得胸中吐出一口浊气,仿佛vn打出最后一发普攻收获五杀一样畅快。他重新垂下头去,不看父母的眼睛。

简自豪听见父亲暴怒的责骂声,母亲不可思议的哭泣声,简淑君一向疼爱弟弟,在一旁劝着,他只是年纪小想不开如何如何。

“不是想不开。”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父亲紧跟着走过来抬手打了他一巴掌,他侧着头,嘴唇张张合合又却没有吐出一个完整的字句,父亲几乎气极,随手抓起桌上的烟灰缸砸过来,他不躲不避,任由额头被磕出血迹,和头发纠缠在一起流进眼睛,让他半边视线几乎模糊。

他籍由这一点视线看过去,血红色的一片混杂在一起,朦朦胧胧里他望着母亲的眼泪滴滴坠地,但他的心却是从未有过的清明。

简淑君冲过来抚着他的额头,父亲气的双手发抖,母亲的咒骂声不绝于耳,他甩开姐姐的手,转身走了出去。把那些吵闹声丢在身后。

湖北的秋天越发冷冽,他走在路上只觉得风一阵阵的灌进领子里,他出门时走的又急,连件外套也来不及穿,抱着肩膀掏出手机打电话。

“zero?”

“…小狗?”

“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简自豪听见回答以后,神色轻松的把手机踹回兜里。他喜欢进攻,喜欢主动出手,他知道,有人永不会辜负自己。

那是2014年的秋,一切都未落空。

皇族创造了一个奇迹。

这个奇迹一直到尹景燮看着赵世衡过来拥抱简自豪,看着具晟彬过来握手,才算结束。

在偌大的场馆里, 他们看见不可一世的ssw,灯光彩带打在他们身上,台下是山呼海啸的掌声,让尹景燮的头脑阵阵发晕。

而那座奖杯和他们的距离,不过十步。

尹景燮分明记得2013年失去冠军的简自豪,只有茫然,而今年,他的眼里盛满痛苦和不甘,他伸出一只手掌放在他后背,简自豪回过头来,眼眶已红。

成王败寇,强者为尊。

他们垂头丧气的走下舞台,崔仁石长久的沉默,江南雷文不发一言,简自豪坐在角落里,试图用手背抹掉眼泪。尹景燮走到他身边坐下,一把抱住了他。

简自豪从来不擅长掩饰情绪。开心便笑,难过便哭,打游戏就格外认真,会发脾气,吃东西时就格外高兴,会认真吃。在许多人眼里他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在尹景燮心里不是。

在他心里,简自豪是小英雄。是天塌下来能顶住的那个个高的。

像他曾经说过的,

“别人的ad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我的adc是最强的。”

失败像一滩沉沉的死水,他不能看着简自豪溺亡在那里。尹景燮再次痛恨自己不是个中国人,此刻他的安慰如此苍白无力,他匮乏的中文词汇完全达不到效果,他只能紧紧的握着简自豪的手。

“明年,我们一起。”

英雄也会累也会疲惫,现在他只是需要一个让他停靠的地方休息一下。尹景燮当然知道简自豪不会停下脚步。

永远不会。

总有一天他会攀上最高的那座山峰,到时他会坐在山顶一如既往的笑嘻嘻,如果旁边还有一瓶李子园。

那再好不过了。


简自豪和omg的队员一起走下舞台,和大队伍一起向酒店进发。他在大厅休息,看尹乐和余家俊在一旁闲聊,越过重重人群,他看见一张熟悉不过的脸孔。

尹景燮还是那副模样,脸上一贯挂着笑,圆框眼睛看起来呆呆的,手上带着两大包零食,看见简自豪,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从一堆人里一点点往他这里挤。

简自豪站起来快步过去接他手里的东西,来omg以后他沉默了不少,但此刻也是难掩笑意。

皇族老板卖掉皇族把他的合约给了omg,于内部来说,就像是让他调了职。但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从朝夕相对变成了日思夜想。

那些难捱的时间里简自豪常常会想到尹景燮。

以前尹景燮像是一道影子一样的跟随着他,直到被迫的分离,他才明白,尹景燮从来不是谁的影子,相反,他是照着他的光。

那些拼杀的岁月里得来的赞誉和荣耀,从来都不是独属于他一人。

“你怎么来了。”

简自豪把他带进自己屋子里,把零食放下,尹景燮坐在他床头,

“小狗,想你~”

简自豪总算明白,原来温柔乡真的是英雄冢。

替补不能打败他,输比赛不能打败他,但此时此刻却被尹景燮的一句话戳中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从来学不会像尹景燮这样表达自己的感情,只能别别扭扭的说一句,

“也想你。”

尹景燮是打完比赛跑过来的,皇族的大巴早就开走,从简自豪房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他看着路上形色匆匆的旅人,突然觉得自己也和他们一样,有了归属,有了想要奔赴的地方。

那个地方啊,他回头看了看,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tbc-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