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emis

这就叫做,尘埃落定。


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Y|L

【UZI x ZERO】 温柔

RNG.UZI. X WE.ZERO.
简自豪x尹景燮.
国际三禁.美好是他们的.ooc属于我.
跟以前写的可能不太一样,有点流水账,有问题请尽情喷我。
因为上次写封信的时候完全是zero第一人称视角。这篇大概是第三人称uzi视角。


*





之前顺风顺水了十几年的简自豪,最近挺烦的。而这个让他觉得非常烦恼的人此刻正坐在他旁边,细长的手指灵活的敲打着键盘,就算屏幕黑掉,也还是一副笑眯眯不生气的样子。

简自豪何许人也?lplad的希望,微笑之后崛起的超新星,第一次参加s赛就打进决赛的天才少年。许多召唤师在看了他的比赛之后,都不禁发出感叹,

“或许这就是天分吧。”

简自豪理所应当的接受赞美,理所应当的被宠爱。这些体现到游戏里,就是贯彻落实的保狗战术。直到老队伍解散,新队员加入。

第一次见崔仁石和尹景燮的时候,简自豪颇有点心不在焉,原因无他,崔仁石是已经决定好要留下的人,至于这个辅助,听说以前是个中单,鬼知道打的什么样。

最近吃多了肉体重又有些增加的adc烦躁的揉揉头发,指着语言不通的辅助,叫他和自己进训练室。

“你好,我是zero,辅助。”

跟在身后的辅助一副好脾气的模样,似乎对于简自豪的轻视没有丝毫察觉,眯着眼睛说着蹩脚的中文。

简自豪想,伸手不打笑脸人,万一他真的打的很烂再喷他也不迟,于是拍拍他的肩膀,一步一步挪进训练室,脚上的拖鞋打在地上啪嗒啪嗒作响。

一直到尹景燮签了合同,一脸乖巧的坐在他旁边说谢谢,简自豪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同意他留下辅助了,明明不像tabe会指挥,治疗也给的不及时,还经常跑出去游走放养自己,怎么就同意了呢?很多年以后简自豪也没有想明白这件事。

“zero,治疗治疗。”

“给我五杀五杀。”

“woc xxxxx”

简自豪看着四杀薇恩倒在地上,懊恼的敲击桌面,然后扭过头对早已经先他一步死去的辅助说道,

“五杀,为什么,没有?”

尹景燮又是笑笑,动了动手指想给狂小狗顺毛,犹豫了一下又放下手,然后才慢悠悠的开口,

“不懂,菜?”

“操!”

简自豪觉得自己真是自讨没趣,虽然和尹景燮的默契程度突飞猛进,可语言不通仍然是一个难关,虽然在游戏里心意相通,可现实里两个人了解也实在不多。他把视线转向旁边的雷文,看到后者的小鱼人三级被单杀以后发出痛快的嘲笑声,雷文咒骂了一句,又投入游戏,简自豪也切回了游戏画面。

“以后,保护你,五杀。”

简自豪和老搭档薇恩拆掉对方水晶的时候,旁边辅助轻轻的说出一句话,简自豪没有听清,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尹景燮摇摇头,又开了一盘游戏,指了指崔丝塔娜,又指了指迦娜,简自豪心领神会,立刻全情投入到游戏当中。

毕竟是未经历风雨的十七岁,打游戏就是生活的全部内容,一切都过的颇为顺遂,这时候的简自豪大概不曾想到,有朝一日他也会坐在替补席,看着别人大杀四方。自然,这是后话。

“恭喜皇族拿下比赛的胜利!”

解说的声音刚刚响起,队员们纷纷起身走向对手,简自豪的小胖脸因为兴奋有些微微发红,尹景燮落在他身前,他伸出两只手去搭那人的肩,像两个小孩子一样向前走,长他几岁的辅助也不嫌他幼稚。而这些落在别人眼里,自然是无法无天的宠溺。

简自豪对尹景燮从最初的一点点排斥到完全信任,只用了几场比赛的时间。虽然在指挥上不如tabe,但保护方面却比tabe还要仔细。永远毫无保留的治疗,闪现挡技能,一次又一次死在ad身前,尹景燮做到这些,也只用了几场比赛的时间。简自豪原本以为他的风格会偏软一些,毕竟尹景燮总是眯着眼笑,看起来实在没什么攻击力,可到了比赛场上,他们就变成了一个无比激进的下路组合。

简自豪在基地吃饭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尹景燮的采访。

“那么你们下路组合是谁来指挥呢?”

“没有人指挥,我只要能跟上小狗就好了。”

年少成名的ad听过太多吹捧和夸赞,即使是这样,嘴角却还是露出一个无意识的笑容,觉得面前的红烧肉似乎比以往更下饭了。一个强势的adc碰到合适的辅助,实属不易。

第二次站在世界赛舞台的时候,简自豪也觉得不真实。赛季初队伍解散,被迫去打中单,一度挣扎在保级边缘,而现在,他和新队友又一次站在了决赛舞台上,去年他没能捧起的奖杯,此刻正静静的立在那里,等待获胜的人去把它捧起。

简自豪扭过头去看尹景燮,后者依然神色自若,也没有过多去留意那个奖杯,目光大多时候还是停留在自己身上。简自豪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于是小声开口问道,

“你紧张吗?”

尹景燮摇摇头,

“有小狗,不怕。”

有些答案像是呼之欲出,简自豪不敢再问。心下对自己说每个辅助对自己的adc都是不一样的。对于许多事情,他只是迟钝,但并不傻。脱离了游戏,那些渗透到生活里的温柔,一点一滴的蚕食着自己。而这些,江南,雷文,崔仁石都看的分明,唯有他看不清。

游戏进入bp阶段,简自豪把其他念头抛诸脑后,他的对手很强,比起他们引以为傲的下路组合也不遑多让。尹景燮就看起来冷静很多,一边为他挂上护盾,一边在语音里对他说别急。可简自豪到底心绪难平,去年已经拜倒在这里一次,今年便格外想赢。可事与愿违,尽管他们付出了许多努力,选出了自己最自信的英雄,却还是没能阻挡不可一世的ssw拿下冠军。

简自豪安静的看着对手过来握手,赵世衡安慰性的拥抱他一下,然而他连敷衍的笑容也不想露出。回到休息室里,便是沉默,无止境的沉默。尹景燮惯性挂在脸上的笑容此刻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简自豪想找个依托,于是习惯性的望向他,而尹景燮别过头避开他的眼神,口中吐出清晰分明的三个字,

“对不起。”

简自豪推开门走了出去。

好烦。

简自豪生出厌烦至极的感觉,明明没有愧对什么,却一次又一次的道歉,来中国这么久了说的最好的三个字不是自己的名字,是对不起,他忆起有时候比赛里配合失误,无论是他们两个谁的失误,尹景燮都会说那三个字,对不起。而他不能体会那种感情,日思夜想的只有怎么赢。

回国以后的日子突然变得清闲起来。但往往天不遂人愿,事不随你心,平静的日子最终还是要被打破,尹景燮看着提着行李站在门口跟他道别的简自豪,一句话也没有说。而在游戏里一往无前的狂小狗嘴唇张张合合,也没有吐出一个完整的音节。在一片寂静无言中,结束了他们短暂的搭档生涯。

简自豪在omg,荒废了自己最好的一年。

他的桌子上再也没有堆满零食,再也没有人特意起身为他拿饮料,再也没有人闪现开大只为救一个可能救不回的ad,也不会有人在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时候,陪他一起。

他开始疯狂的想念那个在他身边微笑着的辅助,在一盘又一盘的rank里,他看着每一个和他在下路同行的id。他看着队友眼底闪过的不信任,看着每个人对他流露出冷漠的眼神,终于明白人情冷暖。这里的每个人都没有错,可却处处都是错,但这一次,没有人站出来说一句,对不起。

跟尹景燮双排的时候,他看着电脑左下角出现的一行字,

“why kill my ad?”

他看着灰白的屏幕大笑,笑的队友纷纷投来不解的眼光,笑的自己心口酸涩。

qg联系上简自豪的时候,简自豪松了一口气。像是重新窥见天光,得以继续自己的梦想。而他的辅助也早已转投we,因为游戏相识,到最后,游戏也成了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

白多勋和金太相决裂的时候,简自豪连过多的反应都未有。以前他是久负盛名,而今他是久负骂名,就算这事和他没什么关系,他也能想象的到那些人怎么说他。起初还会愤怒一下,到了后来,这些话除了无意中刺痛一下,也没了其他意义。

他出去折腾了一圈,在外面沉沉浮浮,辗转几年,最后却还是回了皇族。白星把合同摆给他,他进rng基地的第一天,就看见一面墙上印着几年来队员的名字,有许多他熟悉的id,如white,insec,而他眯着眼看着那些陌生的id,mlxg,xiaohu,looper,mata。

他伸出一只手去抚那面墙,uzi,zero。

那是他们一起走过的岁月,谁也无法磨灭。

他侧过身走进训练室,看见赵世衡。简自豪想人生真是有意思,两年前他们在舞台的两端,赵世衡为了保护别人和他拼个你死我活,现如今这个人坐在自己旁边,加护盾,给治疗。而他和尹景燮却一次又一次坐在两个队伍里,为了赢,把一个又一个技能打在对方身上。

简自豪站在出征仪式的舞台上,看着第一次出征而兴奋的im队员,他本以为他会看到尹景燮和他的队伍站在那里。但没有,他只是收到了尹景燮的祝福。

摘掉耳机的时候,简自豪心想,自己真的变菜了,这次连亚军都没了。他回到休息室的时候,李元浩正趴在那里,刘世宇低着头看不清脸色,他很想自己装作一副过来人老大哥的样子走过去拍拍他们的肩膀,告诉他们没事。但他做不到,他拿过纸巾擦掉额头上的汗水,看向赵世衡,却又像透过他,看到了别的什么人。

“对不起。”

“明明没有错,不要再道歉了。”

这句话他埋在心里两年,这次他不会再推门而出,却没有讲出口的机会了。

他在全明星拿下冠军的时候,以为自己出了幻觉,得到确认以后,他想起尹景燮,然后双手合十,抵在额头,闭上了眼。

赵世衡在赛季末选择了离队,简自豪又迎来了新辅助。见到史森明第一眼的时候,史森明在傻笑,和他第一次训练的时候,也不太紧张,虽然有诸多不足,却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你和你以前的ad关系怎么样?”

“挺好的啊。”

“那你就…?”

史森明罕见的敛了笑容,目光躲躲闪闪,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才说道,

“打lpl和世界赛是我们一起的梦想,我们都想赢,都想要更好的未来。他理解我的。”

一向元气满满的小孩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有些垂头丧气,简自豪闭了嘴没有再问。说来他理解史森明,在外人眼里转会不过是正常现象,可离开哪有说的那么简单。那些朝夕相对的感情哪有那么容易割舍。

又是一个新赛季。尹景燮却没有再首发出场,简自豪甚至有些庆幸。如果在决赛里输给尹景燮,那有多么难堪。就算自己已经不复当年之勇,却还是希望保留住在那个人心里无所不能的形象。

“你不是我的ad。”

他看着娜美一个水泡把他泡起然后一发普攻毫不留情的带走薇恩的生命。手上传来的剧痛终于让他从梦里惊醒,凌晨三点他奔赴医院,医生看着他青紫的手直摇头,

“我们建议你休息一段时间,否则你的手会更加严重。”

简自豪坐在车里的时候把电话打给风哥,跟他言明,不仅夏季赛一开始无法出场,洲际赛估计也去不了了。火狐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让他专心养伤。他知道风哥身体也不好,他看向自己的手,悲观的想着。这或许是他们要拼搏的最后一年了。

第四次了。简自豪心想。

他甚至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四度进入世界赛,而这次,等待他的又会是什么结局?

当他们从出征仪式的舞台上走下来,在拐角处他看见一个高个子站在那里,旁边的史森明愣了一下,那人转过头来,简自豪才看清,是ig的打野高振宁,史森明走过去,被高振宁揉了揉脑袋。

“明神世界赛要加油啊。”

“操,你爸爸我当然会加油了。”

他们越走越远,其他声音渐不可闻。

简自豪突然想起他曾经对尹景燮承诺过,

“我带你环游世界。”

他没有做到,不知道尹景燮忘了没有。

他看着史森明和高振宁离去的背影,也转过身去。

“zero的温柔,太狡猾了。”

- END -

*

我这次想表达的就是,zero喜欢uzi全世界都知道,但是尹景燮对于简自豪却不像是喜欢,因为真的喜欢就会像高振宁对史森明那样,简自豪先喜欢了尹景燮却不敢承认,他被尹景燮的温柔束缚着无法喜欢别的人,但也不能迈进一步。

总之是很奇怪的感情。

还有我就是想虐一下简自豪。

评论(7)

热度(37)